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公鏈圈>> 正文

劉佳勇VS鄧永強:區塊鏈行業正在經歷春天OR冬天?(下)

企業報道  2018-04-20 14:58:02 閱讀:

  不同的身份,

  卻都在區塊鏈領域做投資,

  對于這個行業的思考和理解也有所不同,

  進而有了 “春天”還是“冬天”的辯論

  第四輪:探討下一步行業會怎么走?

  冬天派鄧永強:

  我們過去無論在互聯網的創業還是互聯網的投資領域,也是發現,在泡沫破滅、金融風暴的時候,其實對于真正有能力的、有決心的,也有很好團隊的創業者,是更有利的創業時機,因為人才招聘更容易、市場推廣成本更少,很多潛在競爭對手,不管是出聲的可能被凍死,一些巨頭因為現在寒冬也不著急或者不不敢出手,那么,就會給留給有能力、有決心、有執行力的團隊巨大的執行空間跟時間。

  行業我覺得有幾塊就有價值的,一塊是底層技術,因為現在已經有很多技術很強、經驗豐富的團隊投入到底層開發,迅速地提供各種很好的支持,無論是公鏈、聯盟鏈還是相關聯的各種區塊鏈生態都很快會有一批優秀的產品、優秀的底層技術來支撐。

  那么同時也有大量的團隊、大量的人才、很多的行業資源一塊兒來不斷提升性能、不斷優化的底層技術上面,根據行業的特色、行業的痛點,有針對性的開發應用,我們英諾已經投資了一些這個領域的項目,再假以時日,應該也能在很多領域跟一些渠道上突破。

  因此,我們的判斷,今年下半年會有一些不錯的公鏈或者聯鏈產品會上線,然后不斷的通過測試、通過迭代來優化,給整個區塊鏈行業區塊鏈的應用提供更好的環境。

  到了明年整個環境更加完善,基礎設施更加具備,那個時候,很多行業應用就會百花齊放給用戶、給社群、給創業團隊,當然也給投資人帶來很好的成果,創新真正的產業價值、社會價值、用戶價值,那么整個行業的第二春就會來到。

  作為投資人,也作為創業者,肯定不能等到真正的夏天才進入,而是在春寒料峭的時候,春江水暖鴨先知,提前布局,反復的去吸引、去試錯,用最少的時間成本、資本投入來快速的實現相應的目標,那么就會比后面跟著泡沫再進入的團隊、資本,有更大的優勢也建立了更大的門檻。

  春天派劉佳勇

  我是一個從來不愿意預測未來的人,我喜歡做的是珍惜當下,因為從歷史長河上看,我們過去做的所有的預測幾乎都是錯的,現在看,應該說區塊鏈機會是非常多,但機會是來自于系統的邊緣之外,就是區塊鏈再次提供了一個屌絲逆襲的可能性,就像當年的喬布斯發明蘋果,是在車庫里實現的,微軟的比爾蓋茨也是在車庫里實現,facebook扎克伯格是在大學教室里實現的,包括區塊鏈里的像以太坊v神,都是原來名不經傳的創業者都殺出來。所以我們會格外關注那些真正有能力有實力、有想法的年輕人的創業項目,我認為這是一個真正的好時機。

  冬天派鄧永強:

  每次泡沫破滅,其實就等于把一些落花吹落到地面上化作春泥更護花,讓剩下的樹、剩下的草更茁壯。

  我部分同意劉總的觀點,確實區塊鏈年輕人可以所謂屌絲逆襲創造了新的機會、新的條件跟平臺,但是,畢竟互聯網在過去二三十年已經有很強大的資本、技術、人才積累。那么互聯網原來這些巨頭也包括稍微古典企業古典二次方的企業家,他們一樣可以在同樣的起跑線上,用更多的資源更好的古典的平臺、古典的渠道來進行快速提升迅速突破。

  我要表達的意思,就是現在不管是所謂的屌絲青年還是古典的互聯網、古典二次方的、傳統企業、古典三次方的企業家跟土豪資本,大家都會在新的同樣的起跑線上,發揮各自的能力、各自的特色根基,百花齊放,那么牡丹花是國花可以開得很燦爛,像梅花、像路邊的小野花,也同樣會成片開放,很燦爛,所以我們并不是自己天天在看年輕人的項目,我們對于在互聯網領域有很好的技術產品應用服務經驗的團隊,也特別關注、積極支持。

  春天派劉佳勇

  在這一點上我是不同意鄧總的觀點,不好意思。我認為古典企業家包括古典投資人,如果過去做的特別成功,是很難會再區塊鏈里做的成功的,因為我們過去自以為成功的記憶和經驗,將妨礙我們在這個新世界里做判斷。

  冬天派鄧永強:

  我們英諾在過去五年投資了幾百個天使項目,包括互聯網人工智能、文創、產業升級、消費升級等等,這些領域這些團隊,他們當年可能是草根、屌絲,經過這幾年的運營,積累了很多的用戶,團隊也很好的打磨出來了,也有很好的市場經驗跟渠道,他們擁抱區塊鏈,在區塊鏈的平臺上繼續起飛,這樣會比巨頭的臃腫、緩慢,會比小白的重新組織團隊去做要有優勢。

  我確實不同意劉總的觀點,區塊鏈時代恰好讓十五歲到七十歲的創業者,都能有足夠的、充分的發揮空間,無論他是有很多經驗和成就創業者,還是多次創業失敗或者沒有創業過的小白。

  因為區塊鏈不僅是需要有很好的技術支持支撐,也必須有很強的產業落地應用場景,這些都需要有團隊、有資源來快速的對接。

  二十多年前互聯網剛出來時候,其實沒有多少用戶,主流的公司、資本其實也不熱心,上世紀九十年代第一輪泡沫時,國內就基本上沒有什么VC,IDG當時做的基金也很少,也沒有什么天使投資人,薛蠻子就是國內第一個華人且真正意義上的天使投資人。

  而經過二十多年互聯網大潮的轟轟烈烈發展,培養了大批的技術產品運營人才,也讓無論是外資、內資、國資、產業資本、上市公司,有大量的資本,足以投入新的領域,不論是區塊鏈,還是各種新的方向,人工智能、黑科技,這些都是二十多年前完全不同的競爭態勢跟競爭環境。

  就以我們清華為例,二十多年前除了張朝陽師兄以外,大部分的清華校友都覺得互聯網小兒科,不愿意投身于互聯網創業,即使去互聯公司也要去一些大的安穩的風險小的公司,但是現在清華系,無論是學生、年輕校友,還是我們這些有一定年紀經驗資源的校友,都熱烈地關注積極的參與猛烈的擁抱區塊鏈,所以這事跟二十多年前完全不同的。

  春天派劉佳勇

  所以呀鄧總,回到我們最本質的觀點的分歧,就是你在談互聯網,而我在談區塊鏈,我認為區塊鏈是已經超越于互聯網的新物種兒,你認為區塊鏈是互聯網的延續,所以我們這個觀點不一樣也是顯而易見的。

  第五輪:論劍幣值回暖,春天還是回調?

  冬天派鄧永強:

  那所謂幣值市值的短期預測確實是不可預測,預測也不靠譜,但是我表達幾個觀點:

  第一,數字貨幣有重要的金融價值,也有重要的現實社會價值,所以,從比較大的時間維度、比較長的時間來看肯定是持續升值的。

  第二,正因為區塊鏈被很多技術、人才、資本、機構所看好,不管國內外其實大陸很多部門、相關地方政府都積極支持區塊鏈技術和應用的發展,有這么多的好利好因素,再通過大家踏踏實實地開發產品、對接場景,真正促成應用落地,真正幫助行業解決具體的問題,幫助用戶分享到區塊鏈社群的價值,那么,整個項目團隊的、投資人的價值必然能實現。

  區塊鏈雖然可能會顛覆人與人的協作關系,會提升生產關系,甚至可能改變公司的形態。但是本質還要回歸到商業,就是說還是要給社會、給用戶、給產業帶來真正的具體的價值,而不只是各種感覺產生的價值,通過比互聯網、比古典領域更加合理、更加有效的分配,所釋放的生產力,所促進的協作關系,肯定會帶來更巨大的價值。

  我很負責任地講,大量的互聯網的資本、人才、技術、產品、運營,會迅速地對接到區塊鏈平臺,然后,再通過生產關系的調整,釋放出全新的生產力,但是并不是對互聯網顛覆,而互聯網技術的發展,不管是人工智能、硬科技、大數據這些領域,可能用區塊鏈也可能不用,依然有巨大的發展空間,起碼未來30~50年依然有很強的想象空間。

  區塊鏈是生產關系的變革,但不是包治百病,不是神丹妙藥。還是必須在現有的生產力、現有的技術、現有的平臺上進一步釋放。就回到改革開放,當時的包產到戶、后來的企業承包、后來的市場經濟、再后來的各種改革措施,比如現在的海南自由港等等,都是對過去的變革,但并不是拋棄,也不是完全的顛覆。

  即使區塊鏈在很多產品、很多應用上,有完全不同的特色,但是,本質來講還是需要不管是互聯網的平臺還是傳統的平臺,相關的產業資源、社會資源,都是相互繼承、依賴甚至依托的,所以我們對于傳統行業,對于所謂古典互聯網的人才、團隊、服務跟區塊鏈擁抱,我們有信心,而且,無論是我們基金、我們盜火者區塊鏈實驗室都在把一些原來在互聯網傳統領域很出色的人才資源、項目引入到區塊鏈來對接,進行提升,進行改革,這樣我們可以在比較短的時間內,希望是今年底最晚明年能看到非常好的成就、非常好的商業價值、商業收入。

  春天派劉佳勇

  我再重申一下我的觀點,就是我們jrr絕對不會因為大盤的走勢,來決定我們再去區塊鏈領域的布局,我認為用幣的行情走勢來判斷區塊鏈行業,這是無法類比的。我就表達了一個觀點。其余的我挺贊同鄧總的觀點。

  第六輪:拷問群友自由提問環節

  提問

  【群友提問】@鄧永強,區塊鏈最先會應用到哪些行業?

  回答

  鄧永強:

  區塊鏈因為天然有記賬和交易的屬性,所以,肯定是首先用在金融領域、交易領域方面,包括各種銀行信用、還有房產租賃等。

  其實現在的信用環境下,那么,通過區塊鏈來改變信用環境,促進人與人、交易中的信用問題,迫切需要提升信用,也是金融行業交易的痛點。

  最近facebook的隱私泄露問題,其實區塊鏈重要的不是說是否實名或者匿名,而是存在可行性,用戶既然貢獻了自己的數,可以讓用戶來選擇是否愿意是否把自己的數據、自己的一些隱私變成用戶愿意兌換的價值,區塊鏈技術的應用,使這樣一種交易成為可能。

  李彥宏所說的中國用戶沒有國外用戶那么重視隱私,其實是因為以前沒有合適的模式、相應的技術、對應的應用來讓用戶的數據、用戶的隱私包括用戶社群的價值,能很好的兌現、分配、參與。

  提問

  【其他群問題】 請問劉總,天使輪就投中了幣安這么頭部的交易所,是一種什么感覺[email protected]劉佳勇John Token?

  回答

  劉佳勇

  命好。

  其實我們JRR是關注于價值投資,所以我們不會太在意一時的得與失,當然能在初期的時候投中幣安,這絕對是一種幸運,那我們更看重的是未來的布局以及當下的準備。

  提問

  【其他群提問】請問鄧總,傳統VC在入場做投資時,基金的組織形態有沒有發生變化,是重新募集新基金嗎?

  回答

  鄧永強:

  所謂傳統VC,其實還不是英諾的標志,英諾是機構化的天使,一直在做早期的天使投資,并且從成立的開始,就確定確定要做創業生態圈,做整個創業生態,我們在區塊鏈領域也是這樣的模式和初心,就是打造區塊鏈生態,不僅是投資具體的區塊鏈項目,也投資相關聯的服務、媒體、培訓和一些業態有關的硬件產品服務等。

  站在傳統基金角度,其實完全可以用現有的基金模式來投一些項目,當然也通過更靈活更方便的包括境內境外的投資渠道,做區塊鏈領域的投資時,會有更高效率、也更適合的模式,具體要看每個機構自己的考量,當然也要考慮到LP、GP等各方面的利益平衡和基金定位。

  提問

  【其他群提問】請問鄧總,今天華為也發布了白皮書進軍區塊鏈,但是和騰訊京東一樣,只談鏈不發幣,幣圈和鏈圈似乎在平行發展,您如何看待這種有鏈無幣的模式?

  回答

  鄧永強:

  大機構有大機構自己的定位,社會責任和各方面的考量,所以大機構白皮書、大機構表態,其實完全不代表什么,這個大家都很清楚。

  很多機構很多基金都有不同的模式,不能簡單的來判斷,而且其實很多所謂機構,原來各種對區塊鏈冷嘲熱諷的、冷眼旁觀的,現在態度也有所轉變,當然也不談幣這種敏感問題。

  至于叫幣、叫通證、叫令牌、叫積分,都不重要,而所謂鏈圈、幣圈、礦圈,在我們看來到最后都會殊途同歸,我們定義為“用圈”,我們有用圈三原則:

  第一點是針對實體經濟和社會服務的需求和痛點,積極探索和實踐,區塊鏈解決方案。促進產業區塊鏈時代的發展和普及。

  第二點呢,不為鏈技術先進至上,以實用好用為先。

  第三點是單點場景應用突破,然后在各個行業領域迅速推廣普及。

  總而言之,就是要促進應用盡快的落地,讓合適的技術、合適的場景,能解決行業的痛點,解決用戶的需求,這樣能產生真正的價值。

  那么所謂的幣、證、分,才能真正對應到這種新創造的價值,讓投資人、創業團隊、用戶社群,還有社會更好的共同分享。

  提問

  【其他群提問】請問兩位嘉賓,對EOS的超級節點之戰怎么看?

  鄧永強:

  關于超級節點,其實這個也很好理解,所謂區塊鏈去中心化,只是區塊鏈可能存在一種業態,并不必須非要去中心化,區塊鏈在去中心化跟效率之間,肯定是要存在一種博弈跟平衡,那么超級節點可能就是一種博弈中達到的一種合適的狀態,那么到底這個節點能不能正常、能不能更好地適應需求,需要各方面的資本、資源、用戶社群不斷的探索、試錯、博弈。

  ---END---


更多專題
新疆黨委辦公廳駐村工作隊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在自治區“訪惠聚”駐村工作2017年度總結表彰大會上強調:“堅定信心、牢記...

“小紅帽”行動記

四月的陜北,春回大地。伴隨著陣陣春風,還有一個個跳動著的紅色身影,他們和“友愛之手”的標志一道,出現...

足彩310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