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公鏈圈>> 正文

能看懂區塊鏈月薪就可3到5萬,區塊鏈人才為何依然陷入困局?

企業報道  2018-04-20 15:02:06 閱讀:

  全世界區塊鏈人才非常稀缺,在北上廣深,如果能看懂區塊鏈,月薪可以在3到5萬之間。

  在整個區塊鏈行業人才非常稀少,我們給了人家高薪酬人家不一定愿意來。

  共識機制是需要成本的,是需要激勵的,是需要有眾多的人參與。

  區塊鏈上有一套數學算法,確保一個壞人在區塊鏈上沒有辦法作惡。

  區塊鏈最大的前提就是數字資產的確權。

  未來的資產一定是以數字的形式存在的。

  2018年4月14日,第十六屆中國國際人才交流大會區塊鏈創新創業人才論壇在深圳市會展中心3號館召開。

  綜合開發研究院、深圳市海云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銀湖論壇、深圳前海智庫國際人才教育中心有限公司、深創學院主辦。

  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資深研究員李津逵、綜合開發研究院金融所所長劉國宏、前海智庫人才大數據中心總裁謝可、銀湖論壇發起人、聯合國亞太數字經濟工作組委員包宇、壹比特創始人蟲哥、雄岸區塊鏈基金創始合伙人、暾瀾投資董事長姚勇杰、北大光華管理學院金融系主任、區塊鏈實驗室主任劉曉蕾;深創學院院長寶石、海云天首席科學家王立新;國采金控董事長張利、深圳市投控東海投資公司綜合部部長楊五三、清華大學經管學院副教授歐陽敏、區塊鏈創業者、前迅雷公司技術總監胡賀軍、區塊鏈創業者邵駿等出席論壇。

  以下為部分嘉賓現場演講內容:

  包宇:全世界區塊鏈人才非常稀缺

銀湖論壇發起人、聯合國亞太數字經濟工作組委員包宇

  銀湖論壇發起人、聯合國亞太數字經濟工作組委員包宇

  區塊鏈的變化很快,技術也都是動態演進的。

  目前區塊鏈最密集的國家是在瑞士,瑞士以北有一個城市那里已經有400多家全世界一流的區塊鏈科技公司,這些公司中,有一半是把公司從美國搬到瑞士,因為瑞士各方面條件是比較適合區塊鏈發展的。同時瑞士引進了一個大學,這個大學把老師派過來,只教三個專業,第一是密碼學,第二是人工智能,第三是大數據,這三個專業都是發展區塊鏈最需要的學科,他是通過這個方式解決人才的問題,全世界區塊鏈人才非常稀缺。例如在北上廣深,如果你能看懂區塊鏈,你的月薪可以在3到5萬之間。

  為什么未來的經濟一定是數字經濟,為什么區塊鏈又成為數字經濟的過程,我們的數字經濟在十年前就已經開始了,我們的商品就已經數字化了,你在淘寶買東西,包括滴滴打車,數字經濟和目前的經濟到底有什么不同,我們的現在的經濟是二元經濟,會發生通貨膨脹,產能過剩,數字經濟會把公司拆解成兩部分,這種資源可以動態的組合,產生全新的效能。

  另外,區塊鏈是兩種智慧的組合,一種是我們中國的傳統智慧,叫做無為而治,還有一種我們黨的指導思想,馬克思主義里面的開放共享,老子的無為而治是沒有開放共享的,馬克思推出有為而治,做區塊鏈不是讓你去找別人,永遠是讓別人來找你,所有區塊鏈項目都是被發現,而不是被推廣的。

  蟲哥:區塊鏈行業人才非常稀少

壹比特創始人蟲哥

  壹比特創始人蟲哥

  投資區塊鏈就四個字——跑贏通脹。

  區塊鏈這個發明的偉大之處,在于這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實現了真正的財富自由,擁有數字資產就可以在全世界到處跑。

  有人說區塊鏈會顛覆互聯網,但實際上區塊鏈還是非常原始的階段,所以現在進區塊鏈是最好的時機,比壹比特進來的時機更好,不用熬這么多年,不用這么辛苦。

  在整個區塊鏈行業人才非常稀少,我們給了人家高薪酬人家不一定愿意來。每一個有能力的朋友,有能力的兄弟我們都會鼓勵他去創業,拿我們的資金去支持他,把我們公司搞成內部的孵化器,讓大家共同創業,共同享有。

  劉國宏:從金融史視角看當前區塊鏈技術發展

綜合開發研究院金融所所長劉國宏

  綜合開發研究院金融所所長劉國宏

  從金融角度討論三個論題:

  一是從金融發展的歷史軌跡去看區塊鏈到底處在什么樣的歷史軌道。

  二是鏈和幣存在非常突出的矛盾。

  三是對區塊鏈這個在技術上有非常顛覆性的商業模式,我們采取什么樣的監管態度?

  從金融史的發展軌跡來看,我們人類歷史就是不斷的信用擴張的歷史,什么是信用?如果進入區塊鏈比較時髦的一個詞就是共識,大家認為他值這么多錢就值這么多錢,這種共識隨著人類社會不斷在發生演變。從黃金到紙幣,再到虛擬貨幣,整個貨幣演變的歷史,背后也是一個信用擴張的歷史。

  現在的比特幣也好,其他的數字資產也好,富裕到了一種新的模式里面去,從這一點來講,如果我們的投資人我們是上一個時代的,我們仍然用之前的邏輯去看現在的風險投資,這個邏輯可能不適用,大家對區塊鏈機制的不理解,或者是說達不成共識。

  什么是區塊鏈?底層是鏈,鏈起來還有一個協議,還有一個激勵機制,再就是各種的應用,這樣的一個機制實際上我們來回答現在兩個爭議點,一些輿論媒體都認為我要鏈,我要鏈的技術,我要應用,但是我不要幣,幣太糟糕了,但是他倆是統一的,不可分割的,共識機制是需要成本的,是需要激勵的,是需要有眾多的人參與,能夠使他整個鏈的技術進行一個延展,從幣的角度看的話,每產生一個新的區塊,給人一種激勵,我光要鏈不要幣行不行,現在看來還是有問題的,我們區塊鏈顛覆一個時代的話,光要鏈不要幣是不可能的。

  劉曉蕾:區塊鏈+金融創新和監管

北大光華管理學院金融系主任、區塊鏈實驗室主任劉曉蕾

  北大光華管理學院金融系主任、區塊鏈實驗室主任劉曉蕾

  只要是有炒作就應該審慎對待,我們應該保持金融穩定,包容鼓勵創新助力實體經濟的發展。區塊鏈最大的前提就是數字資產的確權。數字經濟已經到來,我們解決數字資產沒有辦法分享的問題,區塊鏈能力解決數字資產確權的問題,目前從技術上還是從相應的法律法規制度建設上還都在發展的初期,展望的未來在那里,但是我們還有很多路要走,我們現在做的比較落地,比較好的項目,國家宣傳的項目其實都是聯盟的項目。

  鏈是不是需要有幣,幣和ICO不是一個東西,ICO是融資,融資跟股權眾籌沒有本質區別,老百姓沒有區分風險的能力,同樣ICO也不應該向普通老百姓來做,只要你做融資你就應該監管,所以從這個角度上來講ICO的監管是絕對應該的,但是TOKEN,其實跟融資沒有關系,他是通過勞動認證取得的,或者是資產憑證產生的。

  這里涉及到第二個關鍵問題,TOKEN的流通,只要你允許流通就有可能炒作,監管就是想要保護老百姓的,怕大家賠錢。在交易所監管過程中我覺得監管是必須的,但是我們也要看到雖然股市仍然有很大的問題,金融是有極大的促進作用的,但是它也有助力經濟里面。無幣的聯盟鏈,只要你解決了一些問題總是好的,ICO什么時候放開股權眾籌了什么開始考慮ICO,有幣的鏈究竟怎么對待,從國家監管來講,目前是關注的審慎的態度,我們可以一起坐下來能夠探索這么一種監管方式,以便發揮區塊鏈的這種潛力,從而助力實體經濟的發展。

更多專題
新疆黨委辦公廳駐村工作隊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在自治區“訪惠聚”駐村工作2017年度總結表彰大會上強調:“堅定信心、牢記...

“小紅帽”行動記

四月的陜北,春回大地。伴隨著陣陣春風,還有一個個跳動著的紅色身影,他們和“友愛之手”的標志一道,出現...

足彩310报纸